w88128优德官网_优德w88在线娱乐【官网手机版】

Hi,欢迎光临:优德w88官网手机版 (www.b-8.net)!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陈亚平:直观美学引论(节选)

2015-07-29 09:07 来源:优德w88官网手机版 作者:陈亚平 阅读

  直观美学引论

  陈亚平

  (节选)

  一

  现象学原理的本质直观——形式直观、范畴直观、观念直观的超越性,在于让范畴自身直接被给予,它的表象同时就产生这些对象本身。但是,如果“范畴”或者存在的本质,能在直观中显现唯一的、一次性的给予、其中每一个概念都能在它自身中找到,这可能就不是意识运动本来的性状与面向。我曾在《意向性生成》一文中讨论过,直观概念只是在现象学立场与阶段上的一般性的视域。但就意识方式的总体性,直观,只可能是意识自身在某个尺度上自予的一定的根据,而不是意识自己对自己他化的全部方式,也不是意识在它自身中承载着其所不是的超越。

  此外,现象学直观概念的思维方式本身,也隐含着与“显现唯一的、一次性完全给予”相矛盾的思辨构架。例如,胡塞尔探究意向的主观构造,就界定:“感知行为,回忆行为,滞留行为,及其所伴随的内在于它们的样式差异”,并以“一个意向对象性的单(统)一体,作为多样性显现样式中的‘同一个’对象,就‘被构造’了出来”,同时“它综合地由所有个别意识过程所组成(这些个别的意识过程曾显露出来);且,它有其全域性的[我]思对象”(胡塞尔《笛卡尔式沉思——现象学的一个导论》),而“构造着的显现多样性,在前经验时间中的内在统一”(胡塞尔《内时间意识现象学》,倪梁康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年,第107页)。

  鉴于以上探究,我初步判认:直观既是直观自己的标准,又有可能是意识的其他知识的标准。

直观中的原初印象(李野林作品)

直观中的原初印象(李野林作品)

  我认为,直观与范畴一旦要产生关联,就会产生其生成出来的解构-结构与固化的结构-结构之间的关联。它就必然意味着意识运动的明见性与辩证性内在本身的所生成的或制约着的一种关联。其中这里面,从在先的演生到在后的,最终在它本身建立其基础。每一个意识单元都有都在差异中生成的本质属性:即能持续地演变新的意识样式。 为此,主体性过程或者自我直观的意向,一旦以自身对象开始将质料表象化,实质上就处在了“当下化生成场”与“再当下化生成场”的差异与交互的关系中,或者是一种范畴中。但这里的差异与交互不是靠演绎系统,使结构以几何学式秩序的方式成为自明基础。当我们考察直观意向运动就会发现:意向的“无生成场者”总是以本身内在依存的他者,促使着自身与自身的分立,从而推动了一种意向“生成场者”始终于直观中在场而显现。换句话说,意向自身推动自身生成,表现出了意向因本身的无,生成到开端、原初、差异、他化、对立的互动关系。直观的原初给予的范畴事态,必然隐含了对立本性的因素存在。所谓显象,就在于从对立的差异的两方、差异的阶序,去构造整体的自身对象。“它们本身只能一起为新的内容奠基,这些新的内容恰恰因为这一事态而在奠基性的‘环节’方面被称之为赋予统一的内容”(胡塞尔《逻辑研究》第二卷第一部分,第303页)。这里显见,“原内容”与“新内容”直观推进的范畴,就处在分离与生成的历史性之中的对立关联中而构造着,它证明了范畴与范畴之间相互关联的辩证中介。其中,每一方只有在它与另一方的联系中才能获得它自己的〔本质〕规定。正如我认为,胡塞尔的“滞留—原印象—前摄”的内时间意识结构,实质上,就是一种分离与生成的历史性之中的对立关联。所以,一切原范畴都都预含了次范畴。胡塞尔难道没有看到这中间的部分的对立本性的蕴含吗?

直觉中的表象是有时空差异的连续(李野林作品)

直觉中的表象是有时空差异的连续(李野林作品)

  我固认,差异本身矛盾地在一切存在中生成,而存在的差异,在其矛盾的本性中,又由对立自身在依存中生成他者对象。这就是直观虽明见着范畴,但却隐含着范畴之中差异的生成。

  因此,面对现象学所说的原初给与本质的直观,就人类思想本身的此在而言,所谓直观哲学,仅仅是互继了许多意识领域研究的发展中的思想,它本身也处在被直观自身的迭生中。它还面临着大量的新的侧维,有待于我们去揭示。这里,我直觉地预说:直观也是观念的观念构造物,直观也是处在一定意识历史与意识界限范围内的观念智性,将非直观与直观关联的观念本身也还是观念。它也会在直观本身中被直观异己化,也会在观念中被观念本身所限己化。因此,直观里面也含有思辨的基元。所谓纯粹直观的内在性,如果仅仅是依靠直观本身,是建立不起来的。只能从直观到直观,才有可能有一种从内在性建立起来的根据。直观之中的差异之极的对立性,是一种界限。直观如果是限定在某个原初上,它就是无限定地在扩大原初本身的范围。就是说,当自我意识将表象与表象形成差异对立与相互关联的对应时,它就建立了自我直观。只有这样,才能理解,自我与本已的对象是同一的。而作为直观者的自我,只能在由差异和对立所呈现的表象的创生中直观到。例如,从本质直观的想象本身的非连续、连续、再连续,从记忆表象到想象表象的延续、再延续本身,从联想到再联想的延续,已经包含质料两者差异之极的对立的相互关联。

两者差异之极的对立的相互关联(李野林作品)

两者差异之极的对立的相互关联(李野林作品)

  笛卡尔、康德、谢林、胡塞尔的直观哲学范式之所以有差异,就在于他们分别都看到了意识本身的自为性,尽管运用经验、先验、超验三种知识,都无法彻证意识所显象的终极的东西。那么,我们不禁要问,面对感物的实在与感理的实在,直观能不能将他们自明?如若人们仅仅根据自身产生观念的必限源泉,不可能在人们暂存的观念中,完成人类之外的非人的观念自身的续存。因此,我们探察或证验直观学说,只能将“直观”,还原到从直观到直观的类似观念中,并将所有的“原初、纯粹、最终”的界说,都只看成是观念本身的界说,看成是观念本身的自由在它的对象中。

  当我们测验、推导、演绎一种意向活动的常态就会发现,直观自身,表面上看是一个达到纯初的直接意识(这是观念给我们的)。实质上,我认为,这种纯粹直观的形式,系统地向直观的直观显现所包含的内在本质,也包含着客观的东西。这一问题,我可引出下述研究结论。

  1.纯粹直观产生时的运作区间,是一种时-空互域的生成性组织与生成性形态的共联。它是在直观的运作启动时,自发产生由一种表象向另一种表象衍生,然后又由另一种表象再演替的结构体系。我们自体所感知的直观,对其中意向本身来说,它很可能不在我们的内意识的时间-空间维向的限度中,而它却可能在我们不可知的但可逆的流向中。因为,意识在自身中就有被意识的构成,这就是从直观到直观。它一直是以内在为内在的出发点的。因而,才表现在每一个意向活动相关内域的空间横向生成,与时间纵向的序列生成中,形成自己最直接的时间感性结构与空间感性-理性双向结构的意向群。其中,时间的生成与流变,起了性质上的基础作用,并才有可能在意向群中变自身为最适对象。时间是以延展的界限的生成,使直观中的自我意识变成自身对象的内在根据。因为,时间进入直观意识,就成为自我意识的运作生成,而产生线性的一直向前展开序列的延续,这种时序的纵向推展,构成各个向前生成的意向片段——想象、反观想象、回忆、期待的表象存在,其中每个意向片段,将是整体直观之一的降序的组成部分,它包含着意向信息成分的随机性与导向性。例如,在直观中从第一阶段记忆表象到第二阶段记忆表象的延展,正是在时间流线之内生成的对象量。此时,生成意味着对多个时段的对立与展开,生成意味着到达的无限发生,即以外观上可以一个次序计数的区位、阶段而预设“现此”与“去此”,从一个量到另一个量的叠加,最后产生了连续的量的有序的对立与差异的处在一种联系之中的运动,而不是活动。因为,这当中,有明显的阶序连续,这种连续运动的内在根据就是各个意向单元的不同质态的对立面。正如,在每一个位置上,一方面有一个对充实的前摄趋向和这个趋向的一个现时的——至少是局部的——自身充实在主宰着,另一方面,各个自身已经充实的滞留保存在继续着。这两个方面构成一个对立又统一,因为它们交互地使得对方得以可能。

  2.直观的普遍性就是意向对象与对象之间的对立着的诸方交织,其意向的内部之中,也有主意向为子意向奠基的划分,也有前意向与后意向的划分。直观显现的运作保持着其时间的广延性与阶段性而生成,意向总是把过去作为不可分离的部分而包含着。就是说,主意向包含着一个对其他意向的时空全域的关联,直观活动总是伴随着无限开放的单一性和总体性,由此而表现直观意识在意向意运作上的多样性。直观意识现象的复杂性,就在于构造的单一与统一的差异的关联性。在直观发生的时间质料中,与空间质料发生着对立,在这种对立中又相互地构成一体。表象与表象之间存在着差异与矛盾的运作。例如,直观中的想象环节总是在时间上对立于回忆环节,回忆又总是对立于期待环节。但在表象的扩周范围上却又是以空间的形态与时间互为包含。比如,想象的在场中也含有不在场的过去(回忆),回忆中也有想象。正是这种对立——从初直观到再直观的对立运动,直观总体中发生的质料对立与生成,或者说直观中变自身为对象,就是无限的。而这一过程也仅仅是暂存的,它不可能直接就在直观中显出意向与意向自己所显出的全部东西,它永远处在朝向生成的全面中(这也是观念给我们的),这种直观的、观念的、理性自己的生成,是人类的观念支配我们,也支配观念自身的自为的生成。它才构成了直观的内在自足性。

  因此,由主体性的自本意识向自创意识的生成运动,才是直观的本质。而自本意识一当确立,就有了意识对象生成制造的纵向时间与横向空间相同域的场位。这样,感性直观与理性直观才构成一种意识原建而呈象、呈义的赋予存在本身的形式。直观以生成的时空中的表象,体现为对立的创造性的自身显现。哪怕直观自身就是本质性的意识自造,也包含着对立。直观就是在表象与表象连续的时-空生成的有限中,才能越过界限。现象学将意识很理想化的处理为直接到达本质,是直观的自足。我认为,一个直观本身是不能自足的,只有直观的迭生,即从初直观到再直观的生成对立,才能达到来自内在的关联的支撑。直观本身借助直观来奠基,就包含了内在的“初”与内在的“再”的超验的地方。那么,直观是不是从主体自我的内在到内在的呢?对此,我们还要全面探究其他与此关联的思考方向。因为,(现象学)直观,并没有发生在直观自身的异己的他化中,而对自己进行自己否定的同一。所以,只有发生在自身异己的他化中,对自身进行自身否定而又自创的同一,才是内在的、而不需要外在的。于此,我们要看到,辩证法与直观的唯一界限,正是一种对象内在的对立运动与智识自身的直观运动的界限。这样,似乎直观与辩证是同一于主体性内在的。鉴于上述观点,直观就成为:自我在创造它不能在其他外在构造到的一个阶段,一个主体的被意识到的造我与我造的对立的运动,而且此直观所创造的相关项是在阶序中进行的。这个阶序使直观的自我成为自身对象化(前逻辑的和前因果性的本质化),也就是意识生成中的一切对象化的运动。这里所说的生成,就是指直观在自身对象化的原创运动。客体外物之所以是没有自我,是因为,它没有内在的揭示到的自身与对象化(生成或原创),因此,只是一种异于自己的直观中被把握。自我的产生是因为他对自己进行了对象意识。只有不是客体的东西,才有可能使自己成为自己的对象。从外在视觉感知的直观,进入意识内在的直观,这个转化过程,就是自我的建立。自我就是这个转化过程本身,就是存在本身。它自为地提供给自己成为自己的一切生成,再次,直观生成就是无限为它的不限定而限定的自我。

从外在视觉感知的直观,进入意识内在的直观(李野林作品)

从外在视觉感知的直观,进入意识内在的直观(李野林作品)

  3.自我意识的生成运动与存在是同一的,自我生成就是存在本身。在生成本身的本质之内原初就构成的对立,是从它内在的同一性决定的。自我意识中的对立构成了生成的构造与再生成的运动。它是自我意识先验生成的唯一生产性根源。所以,自我直观在不断地生成。例如,时间意识中的原初观念,是在自我意识决定的现在。原初是经过自我当下化给定的意识。它可以不断地超越。因为,我们说“原初”,就会有限制而关联地生成新的“原初”。所以,只有当下化的相对“原初”与绝对“原初”的运动。自我可以在自我意向启动的各生成中,将自身置于意向的对象,即把自身转化为自身的客体的原创,也可以将自身直观成怎样转变为直观的,而且不需要感性材料。我称为,“迭观”,即对自身智性的内在构造进行更内在的主体的直观,或直观被自身直观所包含。例如,我们一经想到自我,就已经有了自我直观自我的亚直观在场了,这种反思自己意识的意识中的另观领域,就形成了双直观运动。在这里,直观不可能离开直观者的直观,直观成为内在性存在,直观者成为外在性存在,并且是外在性中的内在性的存在。直观者与直观的关系,是存在与存在者的关系。直观者先决于直观,直观反助直观者。所以,直观认识,就是直观内在原启的、并与实在同一的、而又突破自身原始必然性界限的东西。因为,直观总是从对象有限状态建元,构成为原初界限的起源点,起源决定了与次元的内在的同一性。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