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128优德官网_优德w88在线娱乐【官网手机版】

Hi,欢迎光临:优德w88官网手机版 (www.b-8.net)!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侯孝贤:电影不分商业和艺术只有好坏之分

2012-09-30 00:09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作者:唐雪薇 阅读

\

侯孝贤

  《恋恋风尘》、《最好的时光》、长镜头、台湾电影大师、贾樟柯最喜欢的导演……这些词汇都和一位老者的名字相连,他就是侯孝贤。

  在万达影院近日举行的台湾电影展上,侯孝贤接受了本报独家专访。他说,“我是喜欢到处跑的人。早年的闯荡已经建立了我看世界的某种眼光,这是我今后无法脱逃的,而这种眼光直接形成我日后看问题的角度和立场。拍电影的过程就是寻找这个‘眼光’的过程。 ”至于商业、艺术电影的划分,他并不认同,“电影只有好坏之分,没有商业、艺术之分。”

  我的成长

  悲伤从小就有

  很多观众看侯孝贤的电影,会感觉悲伤。

  侯孝贤说,他以前并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一次,我与法国一位导演朋友谈他的电影,我说你的那部片子看了感觉好悲惨。结果他说,再惨也没你的电影惨。我就很奇怪,我是一个很热情的人啊,为什么拍出来的电影是这样的?”后来,侯孝贤想明白了,这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关,他是无意识地在电影中体现出这些,“起先我自己也不明白,但一直拍一直拍,我就明白了,其实我的世界观从小就确立了,那种印迹已经刻在我对人世的看法里面了。”

  侯孝贤在台南乡下长大,父亲很早去世。母亲忙于给父亲看病,又要照顾孩子,生活很压抑,“在那样的环境下,家里就会有一种气氛,怪怪的,让人想跑出去。”

  为看电影做过假票

  侯孝贤幼年时期对文艺很痴狂,“小时候把书店的书看光了,之后只好去看言情和武侠。”看电影则是从央求别人带着去看,到做假票、翻墙头,“为的是不错过每部新戏。”

  侯孝贤服完兵役考取了电影科,“那时候对电影一点也不懂。我去看一本英文导演书,那时我英文很烂,查着字典看得很痛苦。序言的最后一句话说‘如果你把这本书通读,仍旧不一定能够成为导演,因为导演只有靠天分’。于是我把书一丢,再也没有看过。”

  我的电影

  年纪大了,变得“麻烦”了

  侯孝贤今年已过60岁,年龄的增加给他带来什么不同?

  侯孝贤说,自己现在拍片比较“麻烦”,“总是看这个摆得不对,那个东西不应该出现在那里。以前不管这么多,总是能直接抓到自己要的东西。”对于这种变化,他认为与体力无关,而是因为自己现在知道得太多,反而会面临更多的障碍和限制,“这不是好坏的问题,而是如何处理。”

  拍长镜头,是照顾群众演员

  看过侯孝贤电影的人,都对他的长镜头印象深刻。侯孝贤笑说,这种长镜头风格的形成,最初却是为了照顾非职业的群众演员,“镜头一贴上,他们立刻大脑一片空白,台词都不会说了,所以我离得远一点,再远一点,直到他们忘记摄像机的存在。”

  电影类别,不分商业和艺术

  对于“诗人导演”、“艺术大师”、“影像大师”之类的头衔,侯孝贤一笑置之。他不喜欢别人把他的电影归类,也不喜欢对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做严格划分,“电影只有好坏之分,没有商业、艺术之分。”他坚持的事“从感觉和直觉出发,描写生活中的种种感动。”

  侯孝贤说,“电影和文学不是相辅相成的。文学有一种很个人的东西,那种累积出来的能量才能造成文学的多样性,而电影是一个掠夺者、收割者。台湾有句话叫割别人稻尾,就是割人家的稻穗,人家辛辛苦苦种出来的东西,我们去割人家的,电影对待文学也是如此。”

  我的搭档

  朱天文与我一起成长

  编剧朱天文是侯孝贤合作多年的搭档,侯孝贤大部分的电影中都可以看到编剧朱天文的名字。为什么侯孝贤一直选择与她合作?侯孝贤说,这不是选择的问题,“我们在很多方面,对很多事物都有一致的看法,有很多交集。无论是谈小说还是谈电影,我们都很默契。如果我跟你讨论,你根本听不懂,那我们怎么谈?”他说,有了这个前提后,两个人才能一起往前走。而且他强调,人的存在不是简单的事情,合作也不是那么简单。“这么多年,她写她的文字,我拍我的电影,两个人一起成长,彼此之间给予养分。”

  梁朝伟是个爱书之人

  “当初选择梁朝伟,是缘于他演了一个叫《地下情》的电影,那时候我就感觉他的眼神很有意思。”回忆两人合作《悲情城市》的过程,侯孝贤记忆犹新。他说,梁朝伟是个爱书之人,拍片间隙他都捧着书看,这样的演员确实难得。而侯孝贤也“投其所好”,经常搜集好书等去香港的时候带给梁朝伟,有时候还邮寄给他,两人你来我往,成了书友。

  王家卫《蓝莓之夜》的诞生,也是拜梁朝伟所赐,因为侯孝贤曾向梁朝伟推荐过一位作家,而梁朝伟也十分喜欢,于是将作者的作品顺势推荐给了王家卫,王家卫才找到这位作家,碰撞出了《蓝莓之夜》这部作品。

  我的新作

  着迷于千年前的人们

  眼下,侯孝贤准备开拍的《聂隐娘》,故事出自唐人所撰《传奇》。

  谈到这部电影,侯孝贤表示自己最着迷的是那个年代的人,“他们跟今天的人绝对不一样,也绝对跟我们现在在一些影视剧里看到的不一样。千年前的人,是什么味道?这是最难弄懂的,也是最重要的。这个想法30年前就有了,现在很多人都拍过这种古装武侠片了,我觉得自己也可以来试试,看看能不能拍出不同的东西来。”只是由于侯孝贤目前正忙华人电影交流,所以《聂隐娘》“暂时还要继续‘隐身’。”

  对于香港电影与内地电影的接触,侯孝贤非常羡慕:“香港影人很早就意识到要到内地发展,所以不管会面对什么困难,都会往前冲;而台湾影人除了一些客观原因外,还会显得缩手缩脚,会想自己是否适应祖国大陆的天气、工作伙伴等问题,顾虑很多。”

  一如电影的侯孝贤

  对于侯孝贤,我了解得不多,只是看了《最好的时光》,而且还没看完整。几年前,有人向我推荐《恋恋风尘》,到现在,我总是一次次有意无意地错过,总以为自己的阅历并不能读懂他想讲述的内涵。

  面前的侯孝贤面色黝黑、笑容憨厚,表达方式也如他的电影,敏锐但不直接,意会多于言传。采访他之前,有人评价他是个莫名哀伤的性情中人,像吗?既像,也不像。

  说侯孝贤像性情中人,理由很多。比如,他对后辈的宽容和爱护。采访中说起时下一名很火的年轻导演,他批评得非常尖锐,可说完却特别叮嘱不要写诸报端,“所有对年轻人的事情,我都主张下面说说算了,不要在公开场合讲。讲我同辈我不怕,讲年轻人要慎重,年轻人才开始,你会伤害他的。”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3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