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128优德官网_优德w88在线娱乐【官网手机版】

Hi,欢迎光临:优德w88官网手机版 (www.b-8.net)!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纳博科夫最刻薄评论:很多作家深受喜爱,但他们写的是傻瓜书

2019-06-27 15:32 来源:优德w88官网手机版 阅读

纳博科夫在文坛中可算是著名的毒舌,在谈到文学时尤甚。每次接受采访,当被问到对其他作家的看法,他都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恶。曾经有一位新闻记者采访纳博科夫的时候,问他认为“生命中最值得做的事情是什么”,纳博科夫的回答是:“友善,自豪,无畏”(to be kind, to be proud, to be fearless),而这六个字恐怕很难同时做到。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

曾经,他写了一封信抨击一位评论家说:“他有什么资格阻止我不喜欢那些平庸还被吹捧上天的作家——像巴尔扎克,陀思妥耶夫斯基,奥古斯丁·圣伯夫,司汤达那种人?如果说我有权说我自己特别喜欢而且过于主观地爱戴着普希金,勃朗宁,夏多布里昂,塞南库尔,威廉·居赫尔贝克,济慈,霍达谢维奇等人,我也理所当然地有权去捍卫这样的喜欢,并为了赞扬他们而向读者指出,现在文学名人堂里有哪些牛鬼蛇神是浑水摸鱼进去的。”

如此一本正经的抨击,简直是典型的纳博科夫,看看他是如何认认真真地“独抒己见”,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论布莱希特、福克纳、加缪和庞德

很多作家深受大众喜爱,但其实他们对于我来说压根是不存在的。他们的名字就像是刻在了一座空洞的坟墓之上,他们都写了些傻瓜书,按照我阅读的品味来说,完全是无足轻重,不知所云的。布莱希特,福克纳,加缪,还有很多其他人,对于我来说绝对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每当我要阅读那些被评论家盲目地吹捧为“伟大文学”的作品时,我都要和我自己大脑里的怀疑和抵触情绪抗争,因为我觉得这肯定是阴谋。和我同时代的作家,例如在《查泰莱夫人》里写了无数性交场面的D·H·劳伦斯,还有长篇矫揉造作的废话的庞德先生,真的很假。我觉得他几乎可以是史怀哲博士(注:神学家)的替代品了。

——摘自1967年纳博科夫接受《巴黎评论》的采访

论艾略特和庞德(再一次)

就像很多我同时代的人一样,我也曾读过20年代和30年代的一些诗歌,作者是还未怎么称得上是一流诗人的艾略特和毋庸置疑是二流诗人的庞德。我在1945年年底的时候读到他们的作品,那是在一个美国朋友的家里。我记得我不但完完全全对那样的诗感到无动于衷,也不懂为什么会有人花脑筋去在意这些东西。但我猜这样的读者可能都在比较幼稚的时候读到了这些作品,而且发现其中相当煽情的一些元素感动了他们吧。

——摘自1964年纳博科夫接受《花花公子》的采访

论托马斯·曼、鲍里斯·巴斯特纳克和福克纳(再一次)

例如说,托马斯·曼的《威尼斯之死》,巴斯特纳克的那本多愁善感、手法拙劣的《齐瓦哥医生》,还有福克纳的俗不可耐的流水账,居然能被称为“大师之作”,或者记者们口中的“伟大作品”!对于我来说,这真是一个荒谬的幻觉,就像嗑了药的人尝试着要和一张凳子做爱一样。

——摘自1965年纳博科夫接受罗伯特·休斯的采访

论奥登以及(更惨的)罗伯特·洛威尔

我从没有在任何地方模仿过奥登的《爱达》,我还没到那样充分了解他的诗歌的地步。但我的确从一些他的翻译作品里知道了他,而且强烈谴责他,因为他犯了一些重大的错误,还不假思索地容许自己这么错下去。当然,洛威尔,就更不用说了,他犯下了更加难堪的罪行。

——摘自1969年纳博科夫接受詹姆斯·莫斯曼的采访

论尼古拉·果戈里

我很谨慎地不要从他身上学到任何坏习性。如果他是一位老师的话,他是很不称职,也很危险的。他写作最差的时候,是他还在乌克兰的时候,以那些作品看来,他是一名一文不值的写作者。他写作最好的时候,他又是无人能敌,也无人能模仿的。

——摘自1967年纳博科夫接受《巴黎评论》的采访

论海明威

关于海明威,我第一次读到他是在1940年代早期,读到的全是些什么钟啊,球啊,牛啊的东西,而且我很讨厌。

——摘自1967年纳博科夫接受阿尔弗雷德·阿佩尔的采访

论康拉德和海明威(再一次)

海明威肯定是这两者中稍微好一点的那个,至少他有自己的风格,也写过《杀手》这种读起来令人愉悦且有较高艺术感的短篇作品。他对于那条发光的鱼的描述,以及他那个令人尿意频频的关于鱼的故事,写得算是上好的了。但我无法忍受康拉德的像逛精品店一样的风格,什么装在漂流瓶里的船只,贝壳项链,都是些浪漫主义者的陈词滥调。从这两个作家身上我都不会找到什么我自己会感兴趣的题材。在整个精神和情感状态上来说,他们都幼稚得令人绝望,很多其他深受人们喜爱的作家也是同理,他们都是公共休息室里的宠物,大学生的心灵鸡汤。

——摘自1964年纳博科夫接受《花花公子》的采访

论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

非俄罗斯读者总是会忽略以下两个事实:第一,不是所有俄罗斯人都像美国人那么热爱陀思妥耶夫斯基;第二,大部分真的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俄罗斯人,也只是把他当成一个神秘人物来崇拜,而非一个艺术家。他是一个先知,一个傻乎乎的新闻记者,也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喜剧演员。我承认他的某些场景描写和一些荒诞情节的确是很华丽,很搞笑。但他笔下过于多愁善感的杀手和情深似海的妓女是经不起哪怕一分一秒的考验的——至少对我这个读者来说是这样。

——摘自1964年纳博科夫接受《花花公子》的采访

我强烈不已地讨厌着《卡拉马佐夫兄弟》,还有冗长得令人毛骨悚然的《罪与罚》。不,我并不反对其中对灵魂的寻寻觅觅,和自我剖析,但灵魂、罪恶、情感纠葛、社会纪实等等的一切,都敌不过那单调乏味、拖泥带水的找寻过程。

——摘自1969年纳博科夫接受詹姆斯·莫斯曼的采访

论(其实他很喜欢的)马塞尔·普鲁斯特和艾略特

一开始,我的脑袋好像无缘无故地变得十分麻木

因为看了你写的令人好像在梦游的数字

现在,我好不容易从那昏昏欲睡中醒来

发现“普鲁斯特”(Proust)和“恍恍惚惚”(Stupor)很押韵

而艾略特(T. S. Eliot)则和厕所(Toilets)十分相近。

——摘自1948年纳博科夫写给埃德蒙德·维尔森的信

论弗洛伊德

为什么我要忍受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强行走进我的内心还假装很了解我的样子呢?可能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但我现在要重申一遍,我最讨厌的四个有博士头衔的人是:弗洛伊德博士(Dr. Freud),日瓦戈医生(Dr. Zhivago),史怀哲博士(Dr. Schweitzer)和卡斯特罗博士(Dr. Castro)。当然,他们之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弗洛伊德了。他的一派胡言简直是吵死了,就像是一块精雕细琢的木头突然放了一个屁,而屁眼就是弗罗伊德那目瞪口呆,文化艺术修养都很低的脸。他肯定是由最厉害的山顶洞人用石头打造而成的一尊雕像。

——摘自1968年纳博科夫接受尼古拉斯·加纳姆的采访

参考资料:Literary Hub. "THE Meanest Things Vladimir Nabokov Said About Other Writers."

以上内容来自公众号“飞地APP”。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6-2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